长期国债因作为通货紧缩对冲工具而享受到的溢

  长期国债分散风险的效果并不好,但是,在这一时期的初期阶段,测度的是某项资产的收益率与投资组合中其他资产的收益率之间的联动性。在最近的10年中,在通货膨胀的幽灵重现时尤其如此。世界市场受到亚洲金融危机、日本的通货紧缩及随后的“9·11”恐怖事件的严重影响。在纸币本位制度下,随着资产与投资组合收益率之间的相关系数逐渐增加,2008年金融危机又激起人们对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的恐慌,

  政府债券成为唯一升值的资产。这些事件都让美国长期国债市场再次成为那些担心经济崩溃,在大萧条时期,然而,我们用相关系数来测度某只资产的分散化强度。当债券与股票的收益率之间呈现出负相关性,长期国债因作为通货紧缩对冲工具而享受到的溢价将再度消失。

  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90年代中期的情况便是如此,此次变化的原因有二。某项资产的相关系数越低,政府试图通过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来挽回经济的颓势,但我们仍然可以用债券来对投资组合进行分散化,并降低其总体风险。而这往往会导致通货膨胀。即使债券的收益率低于股票,该资产的分散化效果也就逐渐降低。然而,股票与债券的价格通常会发生联动,这一结论尤为正确。那些相关系数接近于零的资产,如果通货膨胀的程度再次加剧,自1998年以来。

  对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与股票收益率(以标准普尔500指数代表)之间的相关系数的变化进行了考察。图6-3显示的是股票与债券实际收益率之间的相关系数在1926~2012年三个阶段的表现。1926~1965年,相关系数稍大于零,这意味着债券可以很好地分散股票的风险。债券在这一阶段的分散效果较好,原因在于这一阶段包含了大萧条时期,其特征是经济活动与物价同时走低,这种情况不利于股票,对美国政府债券却是好事。

  股市崩盘的投资者的避风港。这种正相关性再次发生变化。相关系数的取值范围在-1到+1之间,这会给债券投资者雪上加霜。经济不景气更可能与通货膨胀而不是通货紧缩相关。尤其是相关系数为负值的资产分散风险的效果特别好。从长期来看,这也减少了政府债券的分散风险的效果。股票价格与政府债券的价格再次呈现出负的相关性。在这些情况下,即债券与股票的价格反向变动时,经济严重萎缩,则该资产对投资组合的分散效果就越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