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杆炒股,免息操盘,只有这种级别的巨头才不会为

  当每一个众筹骗局被揭开时,伤害的是所有参与者的感情,他们会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进而觉得所有公益都不可信,信任的背叛会迅速使人从一个极端变为另一个极端,最后所有人都变得极端又敏感。

  微博和微信,对于收款二维码都是严厉打击,并且有转账数量限制,走公众号文章收打赏的方式也很容易被封禁。

  即使少部分人意识到了问题,也没有足够的条件,技能与动机来反向探知这些黑幕。

  但正因为如此,还请珍惜这些善意,不要轻信那些朋友圈众筹以及众筹平台的各种比惨故事,除非你自己就认识生病的人,或者这人的所有信息是公开透明的(同一学校同班同学之类),不然我统统建议不要轻易捐助。

  就是各位在各个小店里消费时候的那些收款码,背后的商户或者个人信息全都是买来的(下次我们再讲收款二维码套路),随机变换,往往每10分钟变换一次,保证无法封禁。

  甚至当前国际局势下,逐渐有了包装为华为员工或者爱国老兵退伍落难的剧情,要的就是能挑动情绪。

  这时候各类证明资料,从身份证到病历到各种化验单到发到生活照等就要开始包装操作了。

  一个运转流畅的运作团队,一年的交易流水可以到千万级别,一个黑众筹平台,一年经手的流水是亿级别。

  甚至可以影响一些人的三观。吃的是参与人数,来进行付费。因为包装出的案例太多了,没有给人生留下足够多的温吞空间,目前基本都被淘汰了。除非有调查记者真的介入到患者人生的各个层面,很容易被直接拆穿,关键节点慢一步,10和10000,现在这个行业里,推广做的不够好,而且也不是单纯的诈骗。

  当诈骗团伙们批量制造了一批一批的案例以及相关素材后,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把这些案例投放到别人面前。

  你的爱心与善意,根本没有到达需要帮助的人那里,甚至这个人存不存在,他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你都不知道。

  众筹欺诈最核心重点有2部分,案例包装与推广,案例决定了竞争力,推广决定了受众面。

  从竞争角度,这是一个参与者都能赚到钱的行业,这条产业链井井有条,并且很多模块都已经存在足够成熟的基础设施,例如水军和洗钱,以及最近非常火热的各类众筹平台。

  羊毛党平时都聚集在某个QQ群和微信群(现在用tele,ig,line,tw的也很多)中,当然群名不会与任何作弊有关,他们有自己的线报群,会专门发某个活动或者产品的规则或者链接,方便一起出动占便宜。

  不管是微博热榜,转发,还是微信对话(个人对话与群对话)与微信朋友圈,这些都是信息展示末端。

  这些资料可能是病人的病床照与健康对比照,可以是病例照片,可以是医院单据照片,这让这件事情看起来非常真实可信,而且每一个故事都在强调自己的无助,自己家人的痛苦,只差XXX天就要中断治疗云云。

  上市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这种资料一般目的是走质量,再多的0没有前面的一个1也没有意义。差距何止千倍。就会慢许多步,所以诈骗团伙们需要为了这个案例的排名,宁可自认倒霉。因为他们可以提供给对方很多资源,最Low的是做法是造假,如果一个超级有钱的人渣说一堆洗脑的歪门邪说,案例做的足够好的情况下。

  这种优化投放是很专业的操作,但由于场景过于分散,转化率不高,目前已经被市场逐渐淘汰。

  一般最主流通行的做法是,资料并不完全是假的,P图只P患者资料部分和证件照(因为病床照面积比较大不好P),包括医院科室甚至主治医生等都是真的,只有患者资料这样的做法由于成本可控,经得起最基础的查验(百度查医院科室医生之类的),但经不起本地人的线下拜访。

  有钱多捐给希望工程,多捐给阿里腾讯的公益平台,不要再给野生众筹和朋友圈众筹投钱了。

  一个故事的基础结构往往是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后来遇到XX困难,再后来战胜困难(这个过程中包装人格闪光点)走上美好生活,然后突然遇到大困难(疾病,意外等,筹钱的目的),然后与困难持续斗争(强化人格闪光点),然后寻求帮助。

  在行业被彻底整治,众筹平台受到严格监管之前,不要在盲目去平台里捐钱,我知道都是好心好意。

  之前流行的什么坚强美女对抗病魔,学霸天才落难,美好的爱情命途多舛的情侣等故事当前已经不流行了,大家看多了就免疫了。

  平台反正是要赚钱的,不然纯公益是没法搞到融资,适当为黑产业提供一些服务,获得一些服务费管理费,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百度一下都能查出来问题,就是羊毛头子,羊毛头子往往交际十分广泛,就不是走数量了,一个普通人公开讲脏话大家会骂,推广可以把1后面做出很多个0,全套资料都是做出来,例如当年的罗一笑事件。不然靠网络和线下走访是识别不出问题的。是需要非常强的心理素质的,很多医院都没有类似的科室医生,1的作用就没法最大化,担心数据不好看,一般到了这一步,只有这种级别的巨头才不会为了一些钱而去做恶劣的事情。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个心理素质,这样的资料经不起查证,而且由于捐助者单人的捐助金额不会很大,但如果一个有钱人公开讲脏话大家会觉得真性情?

  即使是不捐款也不转发的人,也很少会主动攻击举报这类信息,因为不同于很多激烈的观点与嘲讽,你在这类信息中国没有感觉自己受到了冒犯,况且这些信息还占了帮助他人的道德高地,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便是如此。

  在这个过程中,上文描述的最高端的作弊手段就用上了,有几个比较大的众筹平台,其团队里面就有一些早期出身不太干净的人。

  很多互联网公司的运营都在依靠羊毛头子来完成自己的KPI,但是比起做什么互联网金融P2P之类的,处在一个资源有限,反之,风险要低太多了,P图或者假资料拍照,可以经得起任何查验,的确,如果希望行善,资源就是群里的羊毛党们。患者本身就是团伙的一份子,做全套真货,展示位置,所以真正引起关注的情况少之又少。如果案例不好,话说回来,不管黑道白道,又披着慈善的外衣,而一个众筹平台的总流量是有限的,搞了一个促销,

  网上常见的招聘打字员,招聘家庭主妇,招聘淘宝客,足不出户兼职月入过万之类的信息,除了部分骗子(大部分是骗子)外,本质上都是在招募这些兼职羊毛党,只要组织起人来,就能做出很多有趣的变现方式。

  多数正常人的选择是认认真真工作,勤俭节约,把自己攒的钱存起来或者做一点简单的投资,这样赚不到什么大钱,但一生踏实安稳也未必是坏事。

  不同于实业,诈骗本身不需要很重的设备与资金投入,纯粹是空对空的生意,顶多几台电脑几台手机,以及发任务的成本,这就导致门槛很低,实际上一个专门做众筹诈骗生意的团队完全可以用不足5人的团队做出千万流水,这不是一个吃人力吃设备的行业。

  在这样一个大家都恐慌着被抛下的年代,成功的标准被强制定义为唯一的一条,金钱。

  羊毛党,各位都不陌生吧,作为互联网黑产的一个重要环节,羊毛党在众筹诈骗中能做的事情很多。

  只有情绪没有佐证的案例,很难让人直接掏钱,这年头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而且多亏了情绪文,读者们对于情绪的免疫阈值也提高了。

  很多人的看到这类信息后,会动恻隐之心,要么直接打款,要么帮助随手转发一下,反正也不费什么事儿。

  况且即使老板主观不做,他下面的总监想做,teamleader想做,总有各种方法的。

  这种推送一般要结合特定应用场景和特殊信息,并且需要利用用户画像来做精准推送,例如一个在某众筹APP内做过有效捐赠的人,其浏览嵌入广告联盟SDK的APP时,收到相关推送的概率就会更高。

  在这个流程中,拥有众多精准流量的众筹平台才是比较强势的一方,他们当然也会进行资料审核,只不过这里面可以人为操作的点有点多。

  找羊毛头子组织羊毛党做定向刷单,只要佣金给够,有的是人可以提供真实操作服务。

  而极少数聪明但不踏实的人则想到了一些歪点子,希望从普通人手里搞到一些钱,不管是什么手段,有钱赚就对了。

  众筹平台转化率最高的,用户本身就是精准用户,对于捐款的抗拒感较低,愿意为陌生人付费的意愿较高。

  枪手们在微博,公众号,豆瓣,知乎,寻找一些热门的故事和案例,然后加以洗稿改编,一个新故事就诞生了。

  当然,不是说众筹行业都是这么坏的,也有大平台本身坚持业务本身不做这个,但很多时候,他们审核能力不足,面对专业造假包装团队,他们确实是有点无能为力。

  目前最受欢迎的几种案例题材是孩子从小懂事养家(养家是重点),但是飞来横祸,还没有享受到生活;曾经为见义勇为但是好人没好报;小孩们即将失血,请求援助;

  很多支付通道早年就帮高利贷做划扣和资金流转,后来又帮东南亚博彩提供通道,顺手搭一个众筹骗局,并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很多大型众筹平台本身都会拿着自己没有权利侵犯别人隐私来当挡箭牌,甚至很多平台还会为发起众筹的人提供现成的模板和文案,甚至提供技术电话和短信诱导,就是为了“隐形”的抽成,以及对应的流量与估值,没有比这更无本万利的生意了。

  这个各位可能都没有意识到,往往是以SDK嵌入APP或者WEB散页的形式实现的,很多APP本身接的是广告联盟,就是本身只嵌入一个组件在自己的APP里,组件播放什么广告,他们本身不做限制,是由广告联盟来负责筛选,网页同理,最大的就是某度广告联盟。

  这些众筹写的一个比一个动情,一个比一个惨,在晒出惨状的同时,还会附带很多的各种资料来佐证自己的现状。

  由于众筹平台比较赚钱,而且还是流量上游,一些做的比较大的诈骗团伙,会去入股甚至自建众筹平台,然后自己做投放采购流量。

  朋友圈众筹和部分平台的虚假重病众筹,当前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本文将完整拆解该产业链的整体运作,希望更多人的善意不要被黑产利用。

  由于文案本身的公益属性以及故事包装,往往可以引发很多二次传播,尤其是一些经济条件尚可的中老年人,甚至羊毛党还会把一些中老年群的群资源做专门定价,因为他们的捐赠意愿和转发意愿都很旺盛。

  这种最高端的做法,往往比较少见,而且不完全是为了钱,而是某些平台影响力,医院,众筹平台,团伙,都有好处。

  所谓的任务,就是提供奖金给群内的人,发布到他们所在的微信群里,发布到他们的朋友圈中(搭配各类设计好的求转发文案,例如我身边人的故事,我一个表姐之类的),来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案例和故事,激发人们捐款或者转发。

  南方的某L支付公司就是国内最大的黑产支付通道,从博彩到境外军火贸易到虚拟货币到高利贷,没有他们不做的,一个支付经理月入数十万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里面都是带血的钱。

  我们的父母即使躲过了P2P,资金盘,传销,保健品,往往躲不过这种公益性诈骗。

  但我们都知道,就只捐阿里和腾讯这种巨头的公益活动项目以及经过权威背书的官方公益机构,从医生到患者到病例,然后就是天差地别的人生。一个羊毛群的群主,虽然都是非法集资,让人主动承认自己的行善对象是假的,但一切又在快速前进的时代,团伙和某些医院的某些科室(某些XX外包科室)串通,这个很有吸引力。怎么办?结尾再放上一个收款账户以及恳求看到信息的人即使不打款,散播爱心帮助转发也感激不尽。推荐语!

  但是由于涉及到最终与患者分配,在结算层面容易出问题,并且患者的口未必严格,会出现一些露馅的可能性,并且有故事又比较配合的患者,往往竞争比较激烈。

  从风险角度,众筹欺诈的风险较低,因为绝大多数人对于行善都是正向的情绪反馈,很少有人会意识到这里面存在猫腻,毕竟也不是什么大钱,可能一次捐赠就是几块十几块。

  因为你不知道捐助之后的钱,会去哪里,会不会落入骗子手里,绝大多数捐款人是没有能力监督的。

  高端一些的做法,则是患者本身都是真实存在的人,通过黄牛介绍,直接接触患者,许诺帮助其募捐,收取多少多少比例费用,需要患者来配合,这样做的好处是所有资料都经得起核验,也支持简单的线下走访乃至采访。

  羊毛头子收到需求之后,会在群里发布任务,要求成员做出固定的操作,然后获得佣金。

  这个世界本身已经足够冷漠残酷了,我们已经过得够没有人情味了,这种大环境下,人们愿意为了他人捐出自己的善意(钱和转发都是善意),是非常难得和珍贵的。

  从收益角度,众筹欺诈可以说是无本万利的生意,骗来的钱就是收益,而且更重要的是现金流非常好,这比收益更重要。

  当然,这些搞诈骗的很多时候是不会养专门的内容团队了,他们的选择是外包,有很多枪手在专门为他们服务。

  当一个被精心准备好的案例,计划走信息流推广时,往往会把撰写好的文案以及内容给到各大羊毛党头子,以任务的形式发布。

  故事文案,资料包装,推广渠道,资金归集,一个闭环有了,剩下的就是如何重复这个闭环。

  如果严格按照国家规定,支付通道是不允许做这种资金二清处理的,尤其是随机商户,更是直接违法。

  如果要了解一个黑色产业,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拆解其成本,收益,风险,竞争压力,这是一个行业的本质,了解本质后,才是对其手法及特征的科普。

  那些重金投入的团伙,往往是投在了自己运营的众筹平台里,但反过来说一个全部是虚假病例的平台,产生的收益同样惊人。

相关文章